从Love到追梦绿,你知道NBA球员减肥有多努力吗

2020-06-17    收藏921
点击次数:261

从Love到追梦绿,你知道NBA球员减肥有多努力吗

Kevin Love真的相信吃什幺长什幺,他会计算每份食物。

「不是10粒杏仁,不是18粒,是14粒。」训练师谈到他最专注的客户说,「Kevin说多少就是多少。如果计划是每2小时进食一次,他会在白天睡觉时醒来吃吃完睡。」

Love几乎完全改变了饮食习惯,他的队友们经常在社群网站拿这事起鬨。2012年开始,Love基本以素食为主,鲑鱼、烤鸡肉是主食首选,每天吃5、6餐。2014年Love加盟骑士后,他聘请了一名全职大厨为他準备鸡蛋白、甜菜汁、掺有杏仁黄牛和蛋白粉的小麦片。

总冠军赛第2场前的球队早餐,骑士球员狼吞虎嚥地吃着薄煎饼、鬆饼和培根,唯独Love是例外。

「Kevin拿着两块麸皮鬆饼,一根香蕉和脱脂牛奶,」骑士前锋Richard Jefferson说,「他吃得像努力保持身材的80岁老太太。」

Love经常把他的自带食物——甘蓝沙拉和烤鸡肉——带到飞机上,而不是赛后跟着队友吃那些高热量的碳水化合物。Love说队友们常拿这开玩笑。

「当我带着食品袋进来时,他们会一脸古怪的表情看我,」Love说,「有这样一群总拿你开酸的队友可不是什幺好事。」

但Love知道他必须这幺吃。尤其是骑士要打赛季第101场比赛。很多人误解NBA球员可以在漫长、严酷的例行赛和季后赛无节制地吃喜欢的食物。但所有的汗水、训练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满足口腹之慾。

NBA球员实际上和我们一样,也要计算卡路里。他们渴望夜宵,喝酒,玛格丽特鸡尾酒或冰冻啤酒。当他们想吃美食减压时,才不管是家里做的肉丸,还是Love妈妈最爱的鸡肉义大利麵。

从Love到追梦绿,你知道NBA球员减肥有多努力吗

「人们肯定认为运动员可以肆无忌惮地吃他们喜欢的食物,因为他们都会耗光热量,」Mike医生说,他是一位和很多职业运动员合作过的营养学家,包括湖人中锋Roy Hibbert。「即使在管理层,有些人也有这个想法。我很惊讶看到不少NBA球员赛前在球馆买鸡柳条,赛后深夜去Subway。他们和普通人一样。」

但球员现在开始接受适当营养摄入有益身体的观念。比如Draymond Green,他在2012年掉到第35顺位,部分原因就是他的体脂含量、弹跳和体能都低于平均水準。但在菜鸟赛季后,Green体重降了20磅。他抛弃那些「坏碳水化合物」。包括他喜欢的密歇根萨基诺Vargas & Sons Tortillas的炸玉米饼。Green说减重后膝盖疼痛的老毛病减缓了,他的体力和精神专注都有提高。

即使天赋惊人的LeBron James也在饮食上做了改变。2014年他在社群网站释出一张瘦身后的照片还引起惊歎。当时他说这是低碳水化合物饮食的效果。

勇士中锋Andrew Bogut在去年夺得总冠军后不再摄入糖,结果减了22磅。他说一部名叫《糖是新式脂肪》的纪录片刺激了他,之后开始戒糖,训练照常。Bogut说他原来经常取笑那些看商品成分标籤的人。

「现在,」他说,「我也看。」

Charles Barkley说,NBA有一条铁律:「如果你发胖或体型不佳,你不可能靠打球养家。」

Barkley大概是史上唯一一位为了让自己不被选中故意增重的球员。1984年Barkley从奥本大学毕业,他的绰号是「篮板圆球」。在参观76人时称重是292磅。手握5号籤的76人老闆很喜欢Barkley,并承诺选他。但他希望Barkley能更苗条点。

「76人老闆说,『让我们看看你有多努力』」Barkley回忆说,「选秀前2天,你来我们这称重,我希望能降到284磅。」

Barkley到休士顿每天埋头苦练,不再吃糖,饮酒,大量摄入果蔬,他减到280磅。但在选秀前几天,Barkley的经纪人通知他,76人超过了工资上限,只能给他75,000美元年薪(当时没统一的新秀合约)。Barkley慌了,他不想第一份NBA合约就吃亏。

「我决定不让76人选我,」他说。

接下来48小时,据Barkley说,他和朋友开始了暴饮暴食计划。超级豪华的早餐:两份煎饼、两个鸡蛋、培根、香肠、炸薯饼和麵包。另外,Barkley还订一堆大薄煎饼。整个下午,Barkley一直喝苏打和奶昔,尽情享用龙虾卷。晚餐他又要两份T骨牛排。

「第二天我们又来一遍,」Barkley说。

等他回到76人训练场地时,他的体重飙到301磅。「76人老闆对我破口大骂,」Barkley说,「他气坏了,没人知道增肥计划,但我想,‘它成功了。’」

选秀当天,得意的Barkley坐在后面,等着看哪位不幸的球员被76人选中。David Stern唸到:「1984年选秀大会第5顺位,76人选中……Charles Barkley!」

「我坐那他妈的震惊了,」Barkley说,「我不敢相信,我跟经纪人说,‘’好了,现在我又肥又穷。」

好在76人清理了工资上限,他们给Barkley4年200万美元。Barkley在费城找到了终生导师Moses Malone,后者告诉他,又胖又懒是不可能在NBA立足。苦恼的Barkley减到255磅,两年内入选全明星,那是他连续11年的第一次。

前太阳中锋Oliver Miller最爱披萨。

Danny Ainge是Miller在太阳时期的队友,说他最重时达到375磅。Miller吃得太多,太阳不得不採取严厉措施,把他送去医院输液。

「但他们发现他在医院订了达美乐披萨,」Ainge说,「他们必须派保安守在病房外。」

Barkley也和Miller打过球,「打客场时,我们会看到披萨盒子堆在他房间外,」Barkley说,「我想不通人们赚那幺多钱,为什幺管不住嘴。我觉得很疯狂。」

Ainge现在是塞尔提克篮球运营总裁,也遇到过有Miller问题的球员:「大宝贝」Glen Davis(他和塞尔提克的合约有一项体重条款),Jared Sullinger。前乔治城内线Michael Sweetney,Ainge相信他拥有10年NBA老兵的技术。

从Love到追梦绿,你知道NBA球员减肥有多努力吗

「首先,我认为哪个胖子都不想超重,」Ainge说,「他们也想要好的体型,大部分人付出不同程度的努力。很多大个子像Oliver和大宝贝是即使超重也打得很好。这是一部分问题,他们也可以高效,但却无法挖掘所有的潜力。最后,它会害了你。」

但它不是减重那幺简单。身体变轻了,很多时候却打不出最佳状态。

比如Roy Hibbert,前溜马总教练Jim O’brien要求他减30磅,适应更快节奏的奇峰。O’brien认为更瘦的Hibbert能打得更好(事实也是)。但当Frank Vogel接任后,他又让Hibbert增重,因为Vogel喜欢对抗、强硬的风格。

当时,Hibbert还常在深夜点酒店那些高脂肪的食物。Russell接手后,建议Hibbert增加营养学家所谓的「净重量」。Russell的原则就围绕一个问题:你能2小时内吃下一样的东西吗?如果不能,Russell说,那就超量了。

「最难的就是自己管不住嘴,」Hibbert现在说,「所以我都交给别人。」

今天,Russell会安排好Hibbert所有的饮食,当他打客场时,把它们送到球队入住酒店。偶尔,Russell会让Hibbert放肆一下。比如他发明了一种健康的乳酪热狗,里边有鸡肉、3克脂肪和8克蛋白质、搅碎的牛肉、低脂乳酪和高纤维原麦麵包。Russell还设计了健康的龙虾通心粉和乳酪

即使最好的营养学家,眼睛里不能只有健康。

「没有低卡路里的红色天鹅绒蛋糕,」Russell说。

和普通人一样,NBA老兵也遇到同样的问题:年纪越大,就越要注意饮食。

Jefferson年轻时在客场一週三晚吃牛排,这种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他说家里也不能有奇多。「过几周我就36了!」Jefferson说,「受不起这些东西。」

1988年,Brian Shaw还是塞尔提克菜鸟,当时的赛前餐就有巨无霸、炸薯条和苏打。2014年,时任金块教头的Shaw惊讶地在赛前看到更衣室有披萨和烤乾酪辣味玉米。他指责这些油腻的食物拖累了球队开局表现。Shaw把那些食物丢进了垃圾堆,用鸡肉和沙拉代替他们。

Mike说他的客户Derrick Rose开始也喜欢速食。「Derrick赛前最爱汉堡王,前两年他甚至不会看一眼沙拉,但现在年纪大了,他很容易接受。」

溜马首席力量体能教练Shawn说,打破那些习惯,让球员好好看一眼他们的场上表现,这是他们胡吃海喝的副产品。

「我和我们球员经常发生这样的对话:‘我赛前吃披萨了,我得到25分,告诉我吃鲑鱼和花椰菜会有什幺不同?’」Shawn说,「你努力跟他们解释,比赛的体力和活力不一样。或者披萨可能不会影响今晚的数据统计,但有可能是明天。」

从Love到追梦绿,你知道NBA球员减肥有多努力吗

即使LeBron在总冠军赛第3场赛前也承认,随着年纪变大,他也调整了饮食习惯。最近一次改变是拒绝垃圾食品。

「但在家里跟3个孩子待一起,他们拿着垃圾食品放你面前,很难拒绝,」James说,「偶尔我会吃几口讨他们开心,但实际上开心的是我」

小牛总教练Rick Carlisle说,他在这个联盟呆了27年学到一件事:不要根据球员体型下结论。比如Raymond Felton的饮食习惯比Russell Westbrook严格多了,但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两个球员吃一样的食物,同等强度训练,但他们的身体和技术可能完全两样,这是由基因决定的。

Russell说,LeBron的「基因天赋」让他在2014年所谓的「低碳水化合物饮食」如此快地见效,并且效果惊人。

「他们吹嘘那是低碳水化合物节食计划,根本不是,」Russell说,James并非他的客户,「他的”低碳水化合物”餐有芒果,有酸辣酱,有碳水化合物和糖。但这很正常,在营养学上,即使最有钱、有资源的人也可能吃得很糟。」

基因肯定在餐饮、增减重方面有影响。客场的诱惑更是不容置疑的挑战。夜生活就是赛季中可怕的健康障碍。酒精和夜生活密不可分,它有卡路里,球员同时不可避免地在深夜吃垃圾食品,第二天还因此不吃早餐。两位接受採访的球队总经理承认,业余生活是球员最难改掉的坏习惯。「如果我们能让球员赛后老实待着,我们可以多赢5场比赛,」一位西区总经理说。

从Love到追梦绿,你知道NBA球员减肥有多努力吗

「他吃得像要穿比基尼的女健美冠军,」Jefferson窃笑说。儘管骑士球员喜欢拿Love打趣,但Love为了体型严守饮食纪律也赢得了他们的尊重。

Love在UCLA时体重超过270磅,在场上跑几步就喘。刚来到NBA时,Love不敢去低位,因为他担心弹跳不佳,无法摆脱对手投篮。

Mike说Love现在的爆发力更好,能用后撤步跳投和运球为自己创造空间。这是精神更集中和减重30磅的直接好处。

休赛期训练时,Love能连续坚持60分钟,与UCLA和灰狼时期有了天壤之别——当时他每小时要换一身T恤和短裤,因为出汗太多了。

「当他刚来到NBA时,坚持不到比赛最后时刻,」Mike说,「现在他有这个体力了。Kevin付出了很多努力,他把这看作投资,现在已经有了回报(1.14亿美元合约)。」

Love已经数了5年的杏仁,Bogut戒糖11个月。但仍然想吃巧克力。Green起初对低碳水化合物饮食非常不适应,但现在已经成为他日常的一部分。「就像以前习惯吃垃圾食品,」他说,「现在习惯吃健康食品。」

至于LeBron,不管有没有酸辣酱,是不是低碳水化合物,只要有助他的比赛,就有人为「低碳水化合物」计划站台。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