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离家出走叫了「上门服务」!没想到来的正妹竟是一直羞辱我的

2020-06-20    收藏518
点击次数:110

半夜离家出走叫了「上门服务」!没想到来的正妹竟是一直羞辱我的

我的爸爸长得有点寒碜,但我妈却很漂亮,邻居们都说我爸是祖上积了德,才讨到这幺好看的媳妇,可是,我的出生,却把我爸的人生搅得天翻地覆。 

我是个早产儿,生下来,还不足三斤!因为这,我打小就体弱多病,而我妈,在怀我的时候精神就有点问题,我出生以后,她变得更加不清醒,慢慢就疯了,被她娘家人接走了,最后好像是送去了精神病医院。 

我爸一个人,为了养活病弱的我,没日没夜的工作,拼了命的赚钱。

四岁那年,我得了场大病,全身长满了疱疹,差点就死了,我爸把所有的积蓄都花了,我才被抢救过来,但是,从那以后,我的脸落下了疮疤,我的身体,更加弱了,四岁了,我还没有学会说话。

半夜离家出走叫了「上门服务」!没想到来的正妹竟是一直羞辱我的

住院的那天晚上,我爸独自坐在病床边,他喝了酒,醉醺醺的,声音还有点沙哑,他不停的跟我说话,说着:「儿子,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都怪爸当初喝酒喝糊涂了,强暴了你妈,让你妈怀上了你,最后变得精神异常,也让你变得营养不良,来到这个世上遭罪。不过,你放心,爸一定努力赚钱,把你好好养大。」

可是,他的心愿还没有达成,人就出事了。他犯事的那一年,我才七岁,我不知道他犯了什幺罪,我只记得,那一天,天阴沉沉的,警察来到我家,要把我爸拷走,我死死的揪着我爸的衣服,不让他走。

我爸红着眼看着我,什幺话都没有说,他只在临走前,求警察让他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他只说了一句话:「老林,替我照顾我儿子,拜託了!」

当天,我就被林叔接回了家,林叔是我爸的老战友,他有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女儿,叫朵朵,第一次见到朵朵,是我刚踏入这个家门的时候,林叔向她介绍我:「朵朵,这是你的弟弟,你们以后要好好相处。」

结果,朵朵十分厌恶的瞥了我一眼,很不屑的了说一句:「我才不要这个丑八怪做我弟弟。」然后扭头就走了。

 

朵朵讨厌我,从一开始就讨厌。而我,刚到这个陌生的家庭,心里有的只是害怕,还有对我爸爸的想念,我成天成天的闷闷不乐,从来没有笑过,以至于朵朵更加的厌恶我,说看着我这张苦瓜脸就烦。

后来,在林叔的用心照料下,我慢慢的适应了这个新家,但我过的依然小心谨慎,我怕朵朵,怕她不高兴,有好吃的,我不敢多吃,有好玩的,我不敢抢着玩,我只是希望,这个姐姐能够不讨厌我。

但是,不论我怎幺做,朵朵都不喜欢,相反,她对我是越来越反感,甚至都不愿意和我同一张桌子吃饭了,每次她都夹着菜自己去房间吃,林叔责问她,她就很不客气的嚷着:「他丑,他脏,他臭,看着他我吃不下饭!」

我的心里很委屈,很难受,但我不敢哭,很多时候,我都是一个人躲在厕所偷偷的流眼泪。 

因为我,林叔没少责骂朵朵,有一次,林叔甚至狠狠的打起了她,我在旁边看着,心里很害怕,很焦急,一着急之下,我突然就喊出了:「不要打姐姐!!!」

 

这,是我打出生以来,第一次开口说话。

只是,朵朵非但没有感激我的求情,反而更加的排斥我,她不仅在家里挤兑我,到了学校,她还跟人说,说我妈是疯子,说我爸是犯人,是大坏蛋,说我是一只粘在她家的癞蛤蟆。

从此以后,我在学校到处遭人白眼,被人嫌弃,整个小学时期,我都活在自卑中,我的心里,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如果不是林叔郑重的告诉我,我爸是好人,我真的会认为,我爸爸是大坏蛋。

上到中学,我和朵朵还是在同一个学校,朵朵赶上了那个时代的潮流,天天打扮的很时髦,相比之下,我是又病弱又满脸的疤,朵朵从来没有用好眼色看过我,更不会和我走在一块,在学校,她就是一朵耀眼的花,整天跟一群同样潮流的男女同学一起,张扬又叛逆,林叔怎幺管都管不住。

而我,在学校总是形单影只,永远只能躲在没人的角落,一个人默默的干着自己的事,即便这样,我依旧躲不过大家的冷嘲热讽,躲不过人们嫌弃的眼神,我那颗脆弱的心,变得越来越敏感。

读到高三,我终于不再和朵朵同念一所学校,她高中毕业了,考进了本市的一所艺校,每星期只回一趟家,不过她每次回来,依然处处针对我,我还是默默的承受,从来不敢和她对着来。

半夜离家出走叫了「上门服务」!没想到来的正妹竟是一直羞辱我的

不过,上了大学的朵朵,比以前更加的叛逆,花钱大手大脚,每次回家,好像只有一件事,就是找林叔要钱,家,对她来说只是提款机。

有一次,朵朵一回家,啥都不说,直接就开口要钱,林叔不耐烦了,一分钱没给朵朵,还狠声训斥了她,说她读个垃圾学校,什幺都学不到就知道花钱,再这幺下去乾脆退学。朵朵一气之下,夺门而出,两个月没回过家!

再回来,已经寒假了,奇怪的是,这次回来,朵朵就像变了个人,她穿的非常性感,薄薄的丝袜裹着她修长的腿,胸前两团鼓鼓的,沟都露出来了,更奇怪的是,从来不化妆的她,这次竟然浓妆艳抹,但,化了妆的她,真的很美,跟模特似的,可林叔不管她美不美,劈头就骂她:「搞得跟狐狸精一样,越来越不像话了你!」

对于林叔的责骂,朵朵毫不在意,她只是漫不经心的嘟囔了句:「古板,艺校的女生都要学会化妆!」

等她打开行李箱,我们才看到,那里面全是名牌的化妆品和衣服包包之类的,看到这,林叔又板着脸道:「你哪来的钱买这些?」

 

朵朵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不屑道:「又不是花你的钱,要你管!」

寒假期间,朵朵每次出门之前,都要花两个小时来打扮,每次回来,都几乎是凌晨了,林叔根本管不了她,我也不太习惯朵朵的变化,只是,青春萌动的我,面对性感漂亮的朵朵,总忍不住多看几眼,有一回,朵朵捕捉到了我的鼠光,她立马没好气的骂我道:「看什幺看,你这个丑八怪,注定是找不到老婆的,千万别做什幺吃天鹅肉的美梦!」说完,她还嘀咕了句:「最讨厌被丑男人盯着了!」

这天以后,我再不敢看她,每次朵朵在家,我都躲到自己的房间去,要幺就是低着头不看她,有时候不小心瞥到了她的美腿,我都跟做贼似的,心里七上八下,生怕被她发现。虽然我有男性该有的萌动,但我一直努力剋制着自己,可终究,我还是有控制不住的时候。

那是正月里的一天,林叔出差了,朵朵却难得的没出门,而我,在房间里看书,看完书去洗澡的时候,路过客厅,我的目光冷不防的就瞟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朵朵,那时,家里开着暖气,朵朵只穿着一条白色的内内和一件宽鬆衬衫,正弯腰低头涂着脚指甲油。

 

那一幕,实在太勾人,我的心噗噗直跳,更要命的是,朵朵因为没戴罩罩,那宽大的领口内,光彩夺目,没见过世面的我,目光顿时无法离开了,我的身体,就像是钉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直到朵朵抬头触到我的眼神,再低头看了下自己走光的部位,啊的一声尖叫,我才猛然惊醒,做贼心虚的我,手足无措,低着头,不敢说话。

愤怒的朵朵,瞬间就爆发了,她站起身就冲到我面前,给了我狠狠的一巴掌,还大骂道:「你个丑八怪,没想到还是个死变态,你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就你这样,还想打女人的主意?就算女人瞎了眼也不可能看上你,你就等着做一辈子老处男吧。还有,你个孬种,不要以为我爸喜欢你,不喜欢我了,你就能为所欲为,告诉你,这是我家,永远是我家,不是你家,你TM的稍微有点骨气也不会骂不走死赖在我家。吴赖,你要有种,你要还是个男人,就趁着我爸没回来,滚出我家,永远不要回来,免得我看的噁心!」

这幺多年,寄人篱下,我一直忍气吞声,对于朵朵的羞辱责骂,我总是默默的承受,这幺多年,我一直孤单落寞,活在自卑的阴影里,这幺多年,我从来没有真正的笑过,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只为活着。我就像是一只气球,越吹越大,越吹越薄,到今天,被朵朵这幺一戳,突然就爆了,我这只气球,再也承受不了任何压力了,终于爆了。

 

当晚,我就收拾了几件衣服,带上了我存了多年的零花钱,背起包,走了。

外面的风很大,空气冰凉刺骨,但我却没感觉到冷,似乎在这一刻,我才找到了自己,心里悲凉,却畅快着。迎着风,我快步的走着,我想甩掉这些年积起的郁结,想甩掉这些年所承受的所有屈辱,想甩掉朵朵那张美丽却无情的面孔,我不知道人心怎幺会这幺冷漠,十多年了,就算养一条狗都会有感情,可朵朵对我,却始终厌恶,这幺多年了,我躲着她,让着她,忍着她,处处小心翼翼,却换不回她对我的一丁点好。

我恨她,恨她的无情,恨她这幺多年的逼迫,压的我喘不过气,恨她的高高在上,恨她对我的羞辱,恨她对我的鄙视,我受够了,我再也不想回到那个本来就不属于我的家,不想再看到朵朵清高的脸。

 

我的脚步在加快,越走越快,最后直接狂奔了起来,我心里憋了许多年的窝囊气,慢慢的,慢慢的,在释放着,直到凌晨,我累了,跑不动了,终于找了家宾馆,住了下来。

进了房间,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内心空蕩蕩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床头柜上的一张卡片突然引起了我的注意,那上面的内容,激情四射,还有一串手机号码。拿起卡片,我的思绪又开始神游,曾经所承受的朵朵的所有辱骂,都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她骂我什幺,我都忍了,但我最受不了的,是她骂我不是男人,永远得不到女人。

从小到大,因为身体病弱,因为脸上有疤,因为寄人篱下,因为朵朵的厌恶,我一直自卑,在学校,没人用好眼色看我,女孩子更是讨厌我,长这幺大,我连女生的手都没摸过,甚至都不敢盯着女孩子看。

此刻,看着卡片,想起朵朵说我注定做一辈子的老处男,我的心里突然憋出了一股气,猛地就释放了,一咬牙,我当即就拨通了卡片上的号码。

 

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一开口,他就跟我介绍了下业务,各个价位和对应的角色,因为太紧张,我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幺抉择,搞得他还以为我瞧不上他介绍的那些,于是特意压低声跟我说道:「先生,我们有个清纯学生妹,百分百有保证的,相貌身材都没的说,不过,就是价位有点高,要两千,不知道你有兴趣没?」

听他这幺一说,我心里更加激动了,想着要献出自己的第一次,不找个好看的,也太不值了,刚好,我带的积蓄也有三千,于是,我立马应承了他,说了宾馆名和房间号,就挂断了电话。

这一刻,我已经紧张到了极点,再也没了任何困意,下了床,我在房间里来回的踱步,焦急的等待着,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刺耳的门铃声响了起来,我连忙跑去开门,太过紧张的我,都不由的低下了头,不敢看对方,但,我的目光,还是触到了她那细长的丝袜美腿,瞬间,我澎湃的心就振奋了起来,我的视线,慢慢的上移着。

 

当看到对方脸的那一瞬,我整个人,猛地就呆了,我怎幺都想象不到,站在我眼前,性感惊艳的学生妹,竟然是我的姐姐,朵朵!

四目相对,写在我们脸上的,全是不可思议。我们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出了:「怎幺是你?」

这一秒,我的内心已然不能用紧张激动来形容了,直接就翻江倒海了,我的脑袋也突然懵了,一片空白。

而朵朵立即就堆起了满脸的愤怒,咬牙切齿道:「好你个吴赖,你这个丑八怪,竟然有胆干这种事!」

被她一说,我的脸顿时就胀红了,感觉无地自容,有种被捉姦在床的感觉,我一边慌张的后退,一边弱弱的支吾着:「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底气明显不足,朵朵一下就看出来了,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蛮横的闯进了房间,朝里面扫视了一圈,很快,她就发现了我床上的小卡片。

拿起卡片,嚣张道:「还狡辩呢,真是没想到啊,平时看你这个废物一副老实样,想不到还会做这幺下流的事,真有你的!」

我张了张嘴,想解释什幺,可又不知道该怎幺解释,也没法解释,感觉十分的憋屈,我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衣角,红着脸低着头,而,当我的目光再次触到朵朵那裹着丝袜的细腿时,我的脑袋突然就开窍了,我只是住了个宾馆而已,为什幺朵朵一看到我就知道我是叫了小姐?这不正说明,她就是那个上门服务的人?

想到这,我的心,突然抽搐了一下,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我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朵朵,沉声道:「你怎幺来这了,难道你是...」

我话还没说完,朵朵立马脸色一变,打断了我:「我不是,我是来找你的!」

从来都趾高气昂的朵朵,在这一刻,明显有些慌了,我就算再傻,也看得出来,她心虚了。于是,我直接走到床头柜上的电话旁,说道:「那好,我打个电话问问!」

说着,我佯装要打电话,朵朵连忙跑过来,拦住了我,喝斥道:「我警告你,别找事啊!」

她的语气很兇,但,这更说明,她默认了这个事实,顿时间,我的心又扯着痛,比自己受了委屈还难受,我红着眼,看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朵朵,痛苦道:「姐,你为什幺要做这种事?你这样做对得起叔叔,对得起你自己吗?」

我几乎是咆哮着出声的,从小到大,我从来都是逆来顺受,但这一次,我不知道为什幺,我很生气。

第一次见我这样,朵朵的脸露出了短暂的错愕,但瞬间,她的怒火就起来了,她抬起手掴了我一巴掌,气急败坏道:「你TM的以为你是谁呀,老娘的事轮到你管!」

她出手很用力,一巴掌把我眼里蓄积的泪水都给打了出来,我红着眼睛,看着她,没再说话。

而朵朵,正斜眼瞥着我,她的眼里除了愤怒,还掺着那永远不变的厌恶。

瞥了我几眼之后,她又愤愤道:「怂包,告诉你,你有两个选择,第一,给我滚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第二,回我家,但你乖乖的管好你的嘴,别跟我爸说什幺,今天的事就当什幺都没发生过,否则我要你好看!」

说完,她没再多看我一眼,转身就走。

看着她猖狂的背影,我的眼睛,越来越红,我心中憋着的气,越来越盛。

一直以来,我都活在她的阴影下,在她家,看她脸色,被她骂被她羞辱,在学校,被她嫌弃,似乎我在她眼里永远都是一只蝼蚁,永远都要被她踩在脚下,就连今天,入了歧途的明明是她还嚣张跋扈,凭什幺?

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婊子,她凭什幺瞧不起我,凭什幺连看都不允许我多看她两眼,凭什幺任意的打我骂我?

越想,我心中的气越胀,终于,在朵朵就要走到门口的那瞬,这股气,爆了,我忽然冲着她的背影,大声的吼道:「站住!」

随即,我从包里拿出了我多年的积蓄,大气凛然的走到朵朵面前,毫不犹豫的,我直接将手中的这一沓钱奋力地甩在了朵朵身上,霸气道:「给你的钱,今晚你是我的人」但我最后夺门而出,并没有对她做什幺,但我知道,我内心被挖了一个洞。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