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买不到的东西》──市场不是价值中立的

2020-06-11    收藏558
点击次数:686

本书的作者是《正义:一场思辨之旅》的迈可.桑德尔(Michael J. Sandel)。不同于前作对正义的思索,本书主要探问的问题是「有没有东西是钱买不到的?」换言之,市场到底有没有极限?若有的话,极限何在?这本书之所以引起我的兴趣,在于我碰到市场至上或市场放任主义时所产生的疑惑──即是否任何议题只要丢给市场就能解决?

市场的侵略

事实上,市场信念、放纵的投资(投机?)或是贪婪都不是真正的问题,虽说这或导致了零八年的金融海啸,但所造成的损害不过是经济上的(当然再接下去就会影响到人的生活)。真正的问题在于市场及其所带有的「价值」扩张至本应由其他基準判断的领域,例如捐血这议题,若把血液商品化,会否会使原先所带有利他主义精神的道德感被市场价值所侵蚀?市场的侵略之危机在于,市场从原先为有效率之经济工具,悄悄地潜入本应由非市场基準掌管的其他生活层面。换言之,人的道德生活被无声地进佔了。

市场的侵略是本书的核心关怀,此书利用大量举例来予以阐明:市场扩张至生活各个层面可能产生的公平或/及腐化问题。

举例来说,代客排队、付费插队或黄牛使具备社会优势(简言之,充足的财货)的人能享受特定的事物,产生了公平性问题。至于腐化问题,书中举了一个趣例:中央公园本有公立剧场免费演出莎士比亚剧,后来演出大排长龙,竟出现代客排队和黄牛,于是就产生腐化问题。剧场主办者批评代客排队和黄牛,他们指出活动本意是让所有人都有机会享受到莎士比亚剧作,而代客排队或黄牛使活动变成某些人特享的事物。

又或是碳补偿。各国就全球暖化问题已在不少国际会议或协约达成共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以保护环境。这是现代公民应尽之义务,以延续人类生存环境。然而,英国航空公司提出计算以16.73美元,补偿纽约与伦敦飞航往返所产生的温室气体,并称补偿将会用在内蒙古的风车农场来弥补对天空的损害。

书中的例子远不止如此,其余的尚有代理孕母、商业广告进驻学校和公营机关(警车标示出赞助)、出售身体器官、将身体某部位(暂时或永久)刺青作为广告等等,琳瑯满目,不过为衬托出本书之核心议题,即:市场正在扩张其範围至人类生活各层面,我们该反思这带来了甚幺影响?

不公平与腐化

书中提出两个理由来反思市场之侵略:不公平与腐化。

就前者而言,市场扩大使越来越多事物被标价,拥有越多货币的人就越能享有好的生活。这生活範围若只包括奢侈品影响倒也不大,但当被标价的事物涵括学校、住宅、政治、医疗服务等,则不平等所带来的影响将更显着──亦即,使不平等更形扩大。市场交易并非永远是自愿且自由的,贫穷者会为了生计出售器官、卖淫或是卖血。固然,公平性是问题,然而本书直指,腐化才是造成本质性破坏的关键因素。

书中说明,「若要腐化某种财货或社会事务,就是去降低其层次,也就是以较低,而非适当的衡量模式来看待它。」市场除了资源分配外,也对财货表达特定的态度/价值观,「当我们决定某些特定物品可以进行买卖,这代表我们至少在心里做出了如下的判断:将这些物品视为商品,或是可藉以获利及使用的工具,是适切正当的」。这将使该事物具备的价值被侵蚀,甚至被篓空,因为「某项财货如何被分配,或许就是该财货之所以为该类财货的部分原因」。腐化的问题即便在公平的交易市场中也可能出现,故不论公平与否,腐化的问题都必须要独立地思考。

前述的莎士比亚公益剧场之免费表演出现商品化的迹象,使原先所欲表彰之价值──不因贫富影响享受艺术的机会──被贬低,甚至被市场取代。虽然以金钱资助环境保护很重要,但碳补偿是在对环境损害定价,支付者会认为自己免责于未来的气候变迁,付费变成代价(或说成本),付费者则可逃避改变生活的态度,遗忘对于环境的道德责任。就像齐泽克对星巴克咖啡的思考:星巴克标榜使用公平贸易咖啡,把收益回馈咖啡种植区。这种文化消费主义融合了消费跟抵偿,也就是在消费中产生尽了公民责任的感觉,使人们认为这样的行为已尽道德责任。

本书所批判的就是事物商品化所可能带来的道德败坏,也就是上述各例所显现的腐化现象。正因功利主义是与经济学最契合的伦理学思想,我认为本书同样批判功利主义。经济学通常假设,增加某事的诱因,会使选择该事的概率提高。然而,事实未必如此。书中提到,瑞士在核废料的贮存问题上,选定某小村庄作贮存地点。公投前,民调询问居民是否赞成这措施,得到51%支持率,但若加上给予补偿金这措施,支持率却反而降至25%。这弔诡且反直觉的结论颠覆了先前的假设,表现出市场价值「排挤」其他价值的情形,掏空了人类各种道德生活中的应有价值。

结语──美好生活

自由主义的政治社会样态尊重每个人的自由与发展,因而自由主义式国家都提倡中立性。但是,市场并非价值中立。「市场并不只是机制,还包含着特定的基準,它预先假定并主张如何衡量那些被交换的财货。」作者甚至认为:「经济学家常认为,市场不会影响或玷污其所管理的财货。这并不正确。市场会在社会基準上留下痕迹。通常市场动机会侵蚀或排挤非市场动机。」

在市场价值侵略的批判,本书着重腐化。腐化影响及于所有人,不论贫富。市场扩张至生活的各方面,市场伦理贬低甚至取代其他领域原先的伦理,思考这些问题就会涉及对美好生活的想法。我们若悬置这问题不论,市场就会替我们作出决定。这是作者给我们的警示:「市场至上的时代,正好和公众论述大多缺少道德与精神内容的时代同时。要让市场留在属于市场的地方,我们唯一的希望是由公众来公开探究各种财货的意义,以及我们所看重的社会事务的意义。」

市场,应该留在属于市场的地方,有些价值与精神我们应该坚持守护,不应容市场伦理侵门踏户。有些东西,是钱买不到的。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