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住豪宅我吃馊油!魏应充可判30年

2020-06-18    收藏512
点击次数:312

你住豪宅我吃馊油!魏应充可判30年

顶新劣油风暴持续延烧,三董魏应充因以饲料油充食用油卖,遭彰化地检署声押获准,他去年涉嫌橄榄油混油案,也遭台北地检署依诈欺罪起诉,未来各地检方可能共用10罪起诉魏应充,最重可判30年。

检方追查劣油风暴并未因魏应充遭收押、起诉而停止,专做黑心劣油的越南大幸福公司,设立的资金根本不是负责人杨振益所有,但杨不肯供出幕后金主是否与顶新有关,彰检预计2週内查明起诉。另外,北检日前搜索味全总部,查扣十几箱证物,经过滤再发现7、8项油品有问题,正扩大侦办。

食安风暴狂袭,民众主动发起「灭顶」行动,震撼府院高层,二十日傍晚马英九总统二度召开国安高层会议,拍板定案由国安局、警政署、调查局、海巡署和移民署等单位成立「预警会报」,二週内蒐整食安问题档案及检举资讯。

此外,行政院食品安全办公室也在二十一日挂牌运作,未来查缉黑心食品将比照缉毒绩效,以鼓励基层公务员勇于打击不法,保障民众食的安全。

前案未清 追加起诉

你住豪宅我吃馊油!魏应充可判30年

魏应充被裁定收押禁见后,用外套盖住被上铐的双手。

马政府大动作希望能根治层出不穷的食安问题,但食安危机却在彰化地检署成功声押顶新三董魏应充,及台北地检署依诈欺取财罪起诉魏后,再掀波澜。北检已率先用三罪起诉魏应充,彰检很快会再以至少四行为四罪究办,若再加上雄检侦办的正义油厂案等,魏应充至少将面临各地检署十罪追诉,依一罪一罚,最重将面临三十年牢狱之灾。

带头起诉魏应充的是台北地检署,二十一日针对去年爆发的味全油品混掺大统长基含铜叶绿素事件,认定包括橄榄油、葡萄仔油和猪油等油品不实,依三个诈欺罪行起诉魏应充、总经理张教华等十三人,魏应充每一罪最重可判刑五年。检方也查出,顶新集团还有七、八项油品有问题,北检日前搜索味全总部时再查扣几十箱证物,风暴势必持续扩大。

北检起诉指出,顶新曾要求厂商出具不实油品检验合格报告,还在三年前成立调和油「九八专案」,以九八%、精炼工业用油的棕榈油,再混调二%的橄榄油,每瓶可多赚约八元。由于混搭的油品颜色较暗,为了欺骗消费者,顶新还故意改用每个空瓶成本多三元、颜色较深的瓶子装油,诈骗消费者。

噁油登台 流向不明

你住豪宅我吃馊油!魏应充可判30年

大幸福油品公司位在越南的厂房设备简陋,品质堪虑,近年却提供四.八万吨油品毒害台湾。

此外,由于混油易出现结晶,顶新为避免眼尖的消费者发现,还备妥SOP(标準作业流程),训练客服专员如遇到消费者质疑,即回称:「这是油品较佳才会出现的正常状况,可以安心使用。」 检方痛斥魏应充受贪婪之心驱使,利益薰心,谋图私利,已践踏国民辛苦建立的「美食」形象,请求法官重判。

事实上,检方也查出,专做黑心油输台的越南大幸福公司,设立资金根本不是遭收押的负责人杨振益所有,幕后另有金主,正全力追查是否与顶新有关。

恐怖的是,检方掌握的资料显示,大幸福黑心油品不只卖给顶新,从二○一○年至今,国内共有顶新、正义、永成、进威、丞亿、丞鋕、澔蕓、坤桂等十五家业者与大幸福有交易记录,估计流入台湾四.八万公吨,其中更有高达三.三万余吨流向不明,可能早已全被民众吃下肚。

你住豪宅我吃馊油!魏应充可判30年

杨振益在土库的老家依旧看得出纯朴的风貌,不过,杨近年不常回来,邻居也很讶异他是顶新黑心油的幕后影武者。

除了顶新、正义以食用油名义报关外,永成等六家以非食用油名义入关,从去年到今年共进口一.三万吨。其中,以永成进口最多,约九千吨,其次是进威,进口八百多吨,检方正过滤、清查是否还有未爆弹。

毁正卸责 黑心全露

令检方不敢置信的是,根据大幸福负责人杨振益的供词,顶新从头到尾都知道向大幸福购买的是饲料油,负责接洽的是顶新前总经理常梅峰。且根据检方查扣顶新内部会议纪录,发现顶新检验中心曾化验出大幸福的油品酸价过高,不适合进口、油品颜色也太黑,但魏应充并没有因此取消购买,承办人反而根据化验数据,向大幸福杀价,若酸价高出标準一%,就要求砍价一%。

不仅如此,顶新进口油品时,还刻意以较高税率的食用油报关,而非较低的饲料油。检方查扣的顶新会议纪录显示,魏应充今年三月在公司主持一项会议中,指派总经理陈茂嘉等人到越南了解大幸福油厂的状况,馊水油事件爆发后几天,常梅峰更暗中打电话要杨振益返台讨论如何危机处理,并要他在越南帮忙找第三公证单位开立「可食用油证明」给顶新。

你住豪宅我吃馊油!魏应充可判30年

大批民众不满顶新魏家为富不仁,聚集在魏家住的帝宝豪宅前抗议,痛批魏家把台湾人当畜牲餵。

检方搜索时还发现,顶新製油总公司一名课长手机的LINE通讯软体,居然有总公司传来「与时间赛跑,赶快处理」的讯息,且总公司还有人指示销毁文件。后来,果真从顶新一名女员工的车上,搜出一份向大幸福买油的契约书,此外,顶新集团的多台电脑也被发现资料已遭删除。

种种迹证显示,魏应充从头到尾都知道顶新进口的是饲料油,但他却全推得一乾二净,强调公司分层授权,对採购细节不清楚,后来甚至表明愿意拿出三十亿元作为食安基金,希望不要被押,不过,法官最后仍对他裁定收押禁见。

收购搜油 脱臭海捞

壹周刊调查,顶新与杨振益合作已久。顶新自二○○五年併购拥有九个大油锅、每天可炸四十吨猪油的正义公司后,成为全台规模数一数二的加工油脂公司,不但废掉炸油班,还花六千万元购买除臭设备,其中一座脱臭塔高达二十八公尺,是从德国进口,原料油经过除臭再精製,就可成为合格油品,和传统热锅炸猪油的方式截然不同。有设备维修商就透露:「顶新製油味道很臭,闻起来很噁心。」

当时,经商失败的杨振益欠了一屁股债,转战越南成立大幸福公司,顶新也向大幸福採购鱼油。不过,杨在三年前扩大营业,公司根本不产油,而是四处收购劣油,让当地民众扮演小蜜蜂,骑着机车、拿着塑胶桶到处蒐集地沟油或馊水油,再一铲铲捞进油桶,非常噁心。

你住豪宅我吃馊油!魏应充可判30年

大幸福实际负责人杨振益返台企图串证,幸好检方掌握讯息,及时拦下并声押获准。

杨振益以每公斤饲料油二十元价格卖给顶新,比其他公司的油料便宜,后来顶新再杀价到每公斤十八元。究竟杨振益何许人?区区一名越南台商,不但引爆台湾食安风暴,还让黑心油事件搬上国际舞台,重创台湾形象?壹周刊调查,今年五十六岁的杨振益是云林土库人,家中排行老三,与前妻育有一子二女,早年从事饲料厂和猪油事业。

邻居表示,杨的工厂早年也是用手工炸猪油,完全是土法炼钢,根本用不到脱臭机,但他十五年前因债务纠纷,开始走偏门,不但学习如何用低成本製作黑心油,还买了整套脱臭机和油脂精炼设备,后来周转不灵,把抵债的脱臭机等炼油设备,让售给不知情的中租迪和,最后被控涉及侵占,一审遭判刑八个月。

检调分击 揪未爆弹

杨振益家族在土库有不少土地,但他后来因负债跑到越南重起炉灶,在越南认识女友吕氏幸,由吕女挂名大幸福油脂公司负责人,实际上是由杨在幕后操盘,把黑心油品输入台湾,毒害国人,二人在越南坐拥二百坪豪宅,出入都以宾士代步。

你住豪宅我吃馊油!魏应充可判30年

彰检侦办顶新劣油案的检察官姚玎霖台大法律系毕业,曾侦办国内首宗瘦肉精案,平时讲话直来直往,素有「小辣椒」之称。

由于饲料油极可能存在致癌物,其中的重金属铅和黄麴毒素,若长期累积人体,也会增加罹癌风险,如今三万多吨黑心油下落不明,包括彰化、嘉义和高雄等地检署已分别锁定大统长基、顶新、永成和正义油品分进合击侦办,至于北检正扩大清查的味全所有油品中,已查出七、八项有问题,除了要重惩这批不肖的黑心商人,更要揪出是否还有未爆弹。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