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Libra的诞生看网路支付工具的演进与区块链代币的未来

2020-06-17    收藏609
点击次数:328

从Libra的诞生看网路支付工具的演进与区块链代币的未来

Facebook 已经是一个跨国运行的社群媒体巨人。不过才十年的时间,有大量创新的商业模式与经济活动不断的在这个庞大的社群媒体平台上发生。但毕竟所有的资讯流动与商业模式,最后都要以「价值的储存记录与交换」来做为结尾,而这却是 Facebook 一直没有办法插手的地方。

所以,Facebook 这幺多年来一直想要推出一种真正在网际网路上诞生与运行的,跟网际网路一样没有国界限制的,与智慧型手机一样方便的,并且不受现有全球金融基础建设羁绊的「支付工具」。这个支付工具不是只能用来交易 Facebook 上的数位服务,还应该可以支持电子商务,甚至是支持 OMO 线下零售的各种创新应用。

要实现这样的愿境,过去常用的几种数位化支付方式,是远远不够的。例如,类似线上游戏公司点数的作法,Facebook 也曾经短暂实验了 Facebook credit ,但很快就终止了。因为这样的作法很难进行跨公司跨业的交换,也因此很难大规模延伸到线下的使用场景。

又例如而 Paypal 或 Stripe 模式的作法,则有高度倚赖现有的银行帐号或信用卡帐号的限制,在很多第三世界国家难以实现。至于 WeChat 模式的方式更是有问题,因为这种完全依赖单一 App 来做为支付媒介的方式,虽然在中国有效的替代了线下零售场景中的小额现金支付,但出了中国却是完全行不通的。这也正是为什幺 Facebook 即使拥有比 Wechat 规模还大的 Messenger 与 WhatsApp ,却不会像 Line 一样想去推出一个 WeChat 模式的支付钱包。

网路支付工具的核心挑战

更重要的,上述三种类型的网路支付,如果要放大到 Facebook 这种有数十亿用户的规模,会涉及要在单一公司储存与管理大量暂存资金的问题。就各国金融监理机构的立场,为了避免系统性风险的出现,自然会希望加入许多的限制。例如,会希望以準银行,甚至银行的标準来看待这样的支付机构。然而,这些重重的限制,其实也会扼杀一个好的网路支付工具所需要的「经济规模」与「创新空间」。

台湾的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就是最好的例子。当初花了三年的时间,在各方人马呼吁,质疑,争论,妥协之下的产物,结果是:所有依照这个条例申请设立的公司,二年多下来没有一家能够在市场上赚钱与扩大,更别说透过电子支付产业的蓬勃发展,支持与带动更多的产业创新。

综合来说,不同立场与角度下,对网路支付工具有三个面向的需求

消费者希望:申请容易,使用方便简易,允许匿名,可以智慧型手机作或未来任何联网装置作为载具。

商家希望:开放多元,不依赖单一钱包,交易安全,操作简易,而且低手续费。

政府希望:监理透明,降低集中度,不会因为单一个人,或单一公司的失误,造成系统性的崩解与消费者权益的损害。

在过去,这三个要素要一起实现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近五年来,区块链技术与比特币社会实验的成功,为网路原生支付工具的未来发展带来了全新的视野,也进一步引发了LIbra 这个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网路原生支付代币」的诞生。

节点来源与数量:以区块链建构支付平台的核心议题

虽然本文假设读者对区块链已经有初步的认识,但既然 Libra 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支付型代币。我们还是得先说明一下:到底以传统资料库来实施网路支付工具,和用区块链技术来实施网路支付工具,最主要的不同是什幺?

简单的说,传统的网路支付工具,只需要单一的资料库就可以记录每个帐号的余额,以及买卖双方的交易记录。而区块链则採用所谓「去中心化」或称「分散式」的作法,将所有的帐户余额与交易记录,重複存放在分布在世界各地的独立服务器所构成的网路来实现。

正因为每个节点是独立运作的,所以这些节点上面的资讯,理论上不可能完全一致。所以,以区块链来建立支付系统的核心技术问题就是:如何让这些独立的节点一起判断一笔交易是否有效?这也就是所谓「节点共识问题」:如果节点们对于某笔交易的有效性可达成多数决共识,就是一笔有效的交易。反之则否。

达成共识所需的时间则与节点数量有关。这很像民主制度,参与决策的节点数量越多,弊端发生的机会越小,但达成共识所需的时间也越久。

由于Libra 是为了支付而设计,需要大规模满足各种线上与线下的零售支付场景,这点很类似以往对国际信用卡系统的要求:每笔交易的处理时间必须以在十秒以内,而整个系统每秒钟起码要有同时处理一千笔交易的效能,应该是起码的门槛。但是,目前绝大多数的区块链平台是作不到的。

关键在于目前为止已知的共识机制,如果参与验证的节点数量太多,大概就很难达成这样的效能要求。但是,节点数量如果太少,虽然效能可以更好,但就可能发生联合作弊,或者被骇客攻击或绑架的情况,也就失去了使用区块链技术的意义。

Libra 最大的不同

除了透过减少节点,并採用 BFT 共识机制来来提高效能外,Libra 与 Bitcoin 或 Ethereum 这种第一代的加密货币的最大不同在于:它能够同时对多个主要的法定货币保持稳定的兑换汇率。

因为 Libra 的设计从一开始就是以支付为目的,所以价值当然必须是稳定的。提供稳定价值的第一个条件,就是为每个被卖出的代币,提供与购买价钱完全足额的价值担保。但是,由于这些担保用的资产,本身还是会有价值波动,所以 Libra 除了现金存款外,也会混和多种币别的短期低收益政府债券来实施。

除了足额担保之外,为了避免人为炒作代币的价钱,造成代币价格的波动,反过来不利于代币在零售支付场景的使用。所以 Libra 代币的发行并没有所谓的货币政策。简单的说,就是发行量完全没有限制。有多少人想买,就发行多少。正因为是足额担保,所以无发行量限制也不会造成代币贬值或者挤兑的危险。更重要的,一个没有发行量限制的代币,自然不会有人为的外部因素来操作或干扰价格。

然而,问题来了,消费者要如何相信 Libra 代币的发行者,会把消费者购买代币时所支付的法币,全数转为对应的担保资产,并且小心的管理它。

Libra Association 的角色

Facebook 对这个可能的质疑的解答,就是把 Libra 开源并送给一个非营利组织来管理与营运,让 Libra Core 成为一种「许可制的公有链」。Facebook 还邀集了知名网路公司、创投、国际发卡组织、支付公司、非营利组织,甚至知名学府来成为 Libra Association 的创始会员。换句话说,Libra 找来这些知名的公司或机构,来集体为 Libra 的「价值储备」的有效性作背书保证。

另一方面,这些创始会员刚好也同时成为 Libra 所需的验证节点。由于前面提到的效能上的理由,Libra 的验证节点目前很难超过 100 个,所以 Libra Association 的创始会员在开始正式营运前,最多也只会有 100 家公司或法人机构。

但正因为能参与的人少,所以 Facebook 也为 Libra Association 的创始会员资格,定下了很高的门槛。除了要有些钱外,还得有在所属领域有足够的代表性、声誉,以及影响力。例如,学术机构也可以成为创始会员,但台湾也只有台大能合乎门槛资格。

简单的说,Libra 由半开放式的基金会的成员来同时负责「代币价值储备的监督与执行」以及「可靠且无恶意的验证节点」这两件对「支付型代币」而言最重要的工作。

跨国运行的多币别稳定代币

Libra 不是「货币」也不是「虚拟货币」,甚至连準货币都谈不上。因为它不像 Bitcoin 或 Ethereum 独立于现有任何法币的发行基础之外,而是完全要由使用者以原本国家发行的法币来购买。所以说,它就只是「代币」。使用者想买多少,就发行多少,也储备多少。换句话说,不论 Libra 的发行规模有多大,它都还是依赖法币在运作,当然也不可能有取代法币的能耐。

讲到这里,我们不难发现,Libra 与先前我所介绍的「品牌代币」几乎完全是同一件事。 只是规模更大,而且还是跨国多币别运行,所以无法依赖单一品牌公司的信誉来赢得消费者的信赖。而跨国运行的特性,则是 Libra 最大的亮点,

举例来说,假设某个第三世界国家的商人,用当地的 100 万买入了 Libra 。但几个月后,该国的法币因为金融危机大跌。这时候,因为跨国运行的特性,这个商人手上的 Libra 反而是保值的。这种特性,会让 Libra 在不少国家受到欢迎。因为持有 Libra 可以像持有当地法币般,享有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便利,又可以享有持有强势货币如美元的好处。对经常在多个国家从事跨国电子商务的用户而言,直接持有 Libra 也比混和持有本国货币与多个外币便利。除了日常生活可用外,跨境交易也可以用,还可以减少在本国货币与外币之间的频繁兑换所造成的手续费损失。

潜在的危机:隐私与反洗钱的两难

但是,这种跨国使用零阻力的便利,也可能是 Libra 短期内最大的潜在危机。因为这踩到了不少国家的红线。如同前面所说的,由于 Libra 不是货币,所以各国政府从财政与总体经济面没有反对Libra 的理由。但是,影响各国政府对跨国汇款的管理,尤其是影响反洗钱,则很有可能是某些国家对 Libra 会持有戒心的主要原因。

由于 Libra 继承了区块链开放与开源的特性,消费者只要有帐号的连结网址,私钥,与交易密码,不见得需要透过facebook 旗下相关的 App 帐号也可以使用 Libra 代币。这意味着消费者其实是可以匿名来使用已经购买的 Libra 代币。然而,因为Libra 可以在甲地购买,跨国移转到乙地,然后再兑换回乙地的法币,而且整个程序几乎可以在一分钟内完成。如果允许匿名帐号来进行法币的买卖,那幺目前传统银行所做的反洗钱措施,根本就完全失效。

鱼与熊掌兼顾的方式,就是限制购买或者兑换回法币时,需要是实名制,而且只能透过授权的交易所进行。如此一来,与隐私有关的个资只会留在交易所,而平常的流动则可以是匿名的。只要交易所有做好个资的管理与保护,并且配合金融监理机关做好异常交易的监控,那其实是可以兼顾消费者隐私,与反恐反洗钱的要求。

智慧合约:零售与电商创新的新战场

回到文章的一开头,我们提到了 Facebook 的野心是去打造一个网路原生的、数位原生的、低手续费的,而且更利于商务创新的金融支付平台。而开启创新之门的钥匙,则是Move 这个为Libra打造的全新程式语言。

如果说 Libra Coin 代表了未来一种可跨国运作,有足额担保的数位资产;那幺 Move 就是用来描述这些数位资产如何进行交易的游戏规则,也就是一般常说的智慧合约。二者加起来,就可以同时解决了所有的交易都会面临的「成本」,「安全」,「效能」与「弹性」这四大问题。这对于许多勇于创新的新兴品牌或小型电商而言,是非常有利的。

也正因为有太多人会期待从 Libra 打造的全新基础建设,去展开新的创新服务与新的游戏规则,所以,我们很难预期 Libra 会得不到支持。既有的业者就像赛局理论上的囚犯,要不要加入这个战场是两难的选择。

对区块链产业的影响

Libra 的出现对区块链产业而言,有两个面向的影响。

对于原有「币圈」的业者,尤其是众多把「支付代币」与「投资代币」混为一谈的 ICO 而言,Libra 的出现无疑是正式宣告他们的死亡。

其实, 多数的 ICO 把类似股票、公司债和提货券的概念混在同一个代币机制去表达,原本就是非常有问题的设计。任何一个有起码财务会计专业的经理人都知道,公司的可用资金应该有长期与短期的分别。

最长期的是股东投资的「股本」,其次是借来的「公司债」,最短的是跟客户的「预收货款」。而任何一个认真营运的公司,都不会主动把这三种资金混和在一个篮子里,除非一开始就有不良的企图。

但多数的 ICO 代币的设计,却同时是个投资凭证,也是个提货凭证。这意味着,公司的ICO 越成功,财务的结构越不健康,代币持有者也会越没有保障。当然,在疯狂的金钱游戏下,质疑的声量会被淹没。而当市场上充斥着一开始就意图不良的代币,正派的经营者就只好先迴避这个市场,而劣币驱逐良币的结果,也让区块链代币快要与诈骗画上等号。

Libra 的出现可以有望让「品牌代币/支付型代币」的概念,快速回到主流,并让区块链的应用进入良性竞争的循环。这对于一些致力于新型高效能公链平台研发的「链圈」业者而言,会是天上掉下来的利多。因为一定会有许多大型的通路品牌或者网路平台,一方面认同Libra 的概念,但又不愿意加入Libra 的阵营。而自己又太过「传产」,没有足够的科技能力。所以只好寻求与既有公链平台的策略合作,利用已经存在的公链平台,快速发行自己的支付型品牌代币。

所以,不论 Libra 到底能多成功,这只重量级的鲶鱼所能引起的效应,已经是无庸置疑了。

One More Thing.

讲完了吗? 不,故事才正要开始

严格来说,到目前为止,包括 Libra 在内的各种「品牌代币」应用,都还是「P2P扫码转帐」,而不是「营业场所支付」。就抽象的金流而言,这两者没有什幺不同。但对零售服务业的现场管理而言,这两者是天差地远。因为在人员繁杂与工作忙碌的营业现场,店员或工读生不可能拿着公司或老闆的手机,来做为「即时确认」的工具。而如果各种POS 要和越来越多的品牌代币整合,也会是很大的工程。而这也是像 TaiwanPay 这种低费率的转帐支付工具,一直无法有效推展的原因。

所以,小型商店或微型摊贩,需要有轻量化的设备来与代币支付的平台结合,让不管是工读生还是老阿公阿嬷,都不用训练即可使用。而连锁品牌的POS 则需要有简便而且可规模化的系统整合方式,才有办法全面性的收取代币支付。至于方兴未艾的各种贩卖机与无人服务设备,则更需要有兼具弹性与成本的IOT模组,来做为依旧快速演进中的机器设备与各种代币支付平台之间的桥樑。当facebook 的 Libra 带动其他或竞争或合作的品牌代币,快速推向全世界十几个市场与二十几亿人口时,也就代表了无比庞大的市场机会。

对于本来就擅长硬体,擅长国际贸易,也有足够的软体研发能力,只是不善常定义价值主张的台湾系统厂商而言,这些市场规模有数千万台,甚至上亿台的各种Edge Intelligent 末端设备,这当然更是千载难逢的新大陆。

从Libra的诞生看网路支付工具的演进与区块链代币的未来

Using IOT and BlockChain to Implement Intelligent Retailing 是这张图的标题,也是2019/6/27 号我即将在上海财经大学主办的「第五届亚洲数字金融创新大会」其中一场的演讲主题。这张图我其实改了好几年,这场演讲后面的思维也準备了半年以上。就在出发前夕,Libra 的白皮书完全呼应我本来的看法,所以刚好用这篇文章与这张图,代表过去五年的总结,同时也作为下个五年的起点。

我们已经登上摊头,但这片新大陆太大了,需要更多好手,要一起来拓展你的新领地了吗?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